收藏【第一小说网www.Yixs.Cc】,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田聪回到陕林市区以后,第一时间打了一圈的电话,和自己相熟的设备、器械和道具租赁公司都打了招呼,不和张若因的剧组做生意。
    他虽然只是一个中间人,可对于那些公司来说,也算是一个能给他们带来生意的人,加上他平时特别会做人,和他打过交道的多多少少都能沾点好处,所以他的电话在陕林很好使,像张若因这样的小剧组,基本上等同于在这一带被“封杀”了。
    打完电话,田聪终于满意了,得意的想着等张若因到处碰壁以后,或许还会回头来求自己。
    当然,他也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小,毕竟张若因的脾气他也是了解,那人就算打掉了牙齿和血吞,也不会回头的。
    不过他还是希望看见张若因走投无路的样子,这样能让他心里的恨意发泄一些。
    让他没想到的是,他的这些电话打完还没过去一天,到了晚上的时候,他正和另外一个电视剧的剧组导演喝酒唱歌,突然接到了鸿天方面的电话。
    “陈哥,怎么给我打电话,有空出来喝酒……”
    对方是鸿天租赁部的负责人,田聪一接通电话,习惯性的就要和对方寒暄起来。
    “田聪,你别乱说话,我们秦总想要和你说话。”
    可对方根本没给他机会,直接就说。
    田聪怔了一怔,虽然脑袋已经因为酒精缘故变得有点不那么清醒,可他还是第一时间会过意来,竟是鸿天的老板要和自己通话。
    秦总就是鸿天的老板,在田聪这里是大人物。
    鸿天在陕林一带,算是这一行最大的公司。
    像田聪这样的中间人,一般只能和鸿天租赁部的人打交道,很少接触得到鸿天老板。
    他之前想要巴结那个俞总,也是想通过这个小舅子的关系,能够和鸿天老板搭上关系。
    没想到鸿天老板居然要和他通话,让他勐地觉得机会来了。
    他心里一边猜测着是不是那个俞总和鸿天老板提起了自己,所以才让鸿天老板主动找上他,一边则是很快的说道:“陈哥,能和秦总通话,是我的荣幸。”
    那边没接话茬儿,只丢下一句“你稍等”,就没了声息。
    不过很快,另外一把沉稳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:“我是秦援朝。”
    田聪连忙说:“秦总,您好,我是田聪,很高兴能和您通话,我早就想去拜访您了,可惜一直没有这个机会……”
    “你别说话,我有事情要问你。”
    没等田聪把话说完,秦援朝已经直接打断了他:“你之前是不是帮一个剧组向我们租赁设备?那个剧组的导演叫做张若因,对不对?”
    田聪怔了一怔,没想到秦援朝问这个,心里疑惑,不过嘴上却不敢多犹豫,回答:“是的,秦总,不知道您问这个是……”
    秦援朝还是不耐烦等他说完,又说:“我听说你都订好了东西,又突然说不要了,对不对?”
    “是的,秦总,是这样的……”
    田聪想解释一句,准备说是张若因那边对价格不满意,所以最终决定不要。
    可秦援朝还是没等他多说,又说:“你今天还给陈祥打电话,让我们鸿天不给张若因的剧组租设备,是不是?”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秦总,我……”
    田聪隐隐觉得有点不对了,毕竟秦援朝的语气真的不怎么好。
    他想解释,但是秦援朝再次打断他,接下来说的话让他如坠深渊:“以后你不用再来我们鸿天了,我们鸿天不欢迎你,不会和你再有任何的业务往来。”
    “什么?”
    田聪怔了一怔,实在有点不明白这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    他还没来得及多想,秦援朝已经“啪”的一声,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    田聪完全傻眼了,愣在那里,好一会儿都回不过神。
    包厢里喝酒唱歌的人看见他那么久没回去,不禁有一个剧务走了出来,问道:“老田,怎么了?”
    田聪回过神来,看了看那个剧务,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机,突然说道:“我有点急事,要去处理一下。”
    那个剧务略一错愕:“那我们这里怎么办?我们……我们还没聊好设备和道具的事情。”
    田聪管不了那么多,鸿天的设备和道具在陕林是最全的,要是他们不和他做生意,那他就算能拉住眼前这个剧组,也没办法租到东西。
    所以,他头也不回的迈步就走,一边走一边说:“不好意思啊,我真的有急事要走,其他的我们明天再谈。”
    那剧务愣愣的看着田聪慌慌张张的越走越远,最后拐入一个转角处再也看不见,他才终于回过神,忍不住骂了一句:“草,什么人嘛,以后要是再找你,老子就是你孙子!”
    田聪出了夜店以后,着急忙慌的就往鸿天赶。
    他现在觉得最要紧的就是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,鸿天老板为什么会突然找上他,和他说这些话。
    隐隐中,他觉得这事儿和张若因有关系,可他下意识的很排斥这种猜测,觉得张若因有什么本事让事情变成这样啊?张若因要是真有本事,也不会被自己骗了那么多订金,却连p都不放一个了。
    肯定有什么更要紧的关节,是自己忽略了的……
    田聪这么想着,车子开得飞快,明明喝了那么多酒,本来是应该找代驾的,可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。
    要知道,这事儿关系到他的生计,鸿天一旦堵死他,他在陕林这一带就真的没办法把买卖继续做下去了。
    不做这个,还能做什么?
    难道要重回老路,去贩卖二手家具吗?
    不可能的……
    田聪觉得要先把事情弄清楚,然后再看怎么去解决。
    十多分钟后,终于赶到鸿天公司。
    田聪想要进去鸿天,可却被保安直接拦下。
    没有办法,他只能向保安登记,要找陈祥。
    保安打了电话到鸿天去,询问过后,对田聪说:“不好意思,先生,鸿天的陈经理说,他现在正在忙,没时间见你,所以我们没办法让你上去,还请你离开吧。”
    田聪皱眉:“我自己上去找他,在前台等,不行吗?”
    保安说:“不行的,如果你要等,请到外面去等,你不能在我们这里等。”
    田聪看着这两个保安,眼睛都快喷火了。
    开玩笑,到外面等,有什么用?
    陈祥就算要离开,也可以直接去地下停车场,从那里走人的……
    他在这里能等到什么东西?
    可是没有办法,田聪只能走到大门外,掏出手机给陈祥打电话。
    陈祥是鸿天租赁部门的负责人,他们平时没少打交道,都混成了称兄道弟的地步。
    平常他给陈祥打电话,对方很快就会接听,可是今天,陈祥根本不接,显然是直接掐了。
    连续这么打了半个小时,陈祥根本不接电话,田聪也有点发狠了,直接发短信:“老陈,你这样不地道啊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你怎么也该和我说明吧?我告诉你,你可别逼我,我给你分钱的事情要是传开了,你别怪我。”
    这条短信发出去以后,田聪就坐在车子里等着,他知道陈祥肯定会回电话的。
    之前做业务,他一直有给陈祥回扣,这也是陈祥愿意“关照”他的原因。
    现在把这事儿拿出来说,就相当于撕破脸了,陈祥不可能置之不顾的。
    可田聪实在没办法了,对他来说,要死也得死个明白,他必须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    他心里还多少有一丝侥幸,如果真能弄明白发生了什么,或许能够挽回来的。
    到时候陈祥这边,顶多多分一笔就是了,反正大家都是为了利益合在一起的,只要钱给到位了,这点事情算什么。
    总而言之,先把事情弄清楚。
    果然,过了十分钟不到,陈祥的电话就打过来了。
    一接通,就听见陈祥说:“田聪,你想找死是不是?”
    田聪却说:“陈哥,我已经乱了,实在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,这事儿我必须弄清楚,你别怪我胡说八道。”
    陈祥说:“你要找死自己去死,别以为你拿回扣的事情就能要挟我,我告诉你,这事儿对我没影响!”
    没影响?
    没影响你回电话?
    田聪心里暗笑,可嘴上说道:“我知道,陈哥,这话是我欠考虑了,可我这不是急嘛,你又不接我电话……”
    微微一顿,他又问:“这……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,陈哥,你给我句实话,到底怎么了?”
    陈祥在那边沉默了一下,才说:“好,那我和你说了吧……”
    田聪静静听着,等陈祥说完,他虽然没表现出什么来,可心底却好像翻起了滔天巨浪一样。
    没想到,张若因居然还能找到别的人租赁设备和道具。
    而这个人,还是整个西山和西陕最大的掮客,他在这一行里人脉极广,不少公司都要巴结着他,靠他拉到大单子。
    据说连鸿天老总秦援朝都和那人是称兄道弟的关系,当初鸿天刚起来的时候,还借了那人不少的光。
    也正因为这样,那人一个电话,就从鸿天租到东西了。
    陈祥又说:“你到底向那个剧组那边报了个什么价,还收了人家那么多订金,唐老大和我们秦总稍微提了一嘴这事儿,把我们秦总气得饭都吃不下,直接给你打了这个电话……”
    听着陈祥的话,田聪只觉得嘴巴里一片苦涩,什么也说不出来。
    他在张若因这边,把价格说得那么高,是准备从里面狠狠的咬一口的。
    尤其张若因掏的订金,已经全部落入他的口袋。
    本来觉得这件事情一点问题都没有,等于白赚了一笔,可没想到现在峰回路转,之前吃钱吃得有多爽,现在报应就有多大。
    陈祥说到最后,也不客气,直接道:“反正事情就是这么回事儿,我也是看在大家往日的情分上,和你说个明白。我们秦总已经说了,已经我们鸿天绝对不会再和你做任何生意,估计以唐老大在陕林的面子,其他公司也不会再和你做生意,你还是自己想想怎么办吧!”
    田聪脑子转了转,求道:“陈哥,你能不能帮我想想办法,看看怎么才能让秦总回心转意……”
    没等田聪说完,陈祥已经拔高了声调:“姓田的,你别给脸不要脸,我告诉你,你要是想拿回扣的事情的来要挟我就尽管来,看看最后谁倒霉!”
    说完,他直接挂断电话,不让田聪多说一句。
    田聪心里虽然发狠,可也不敢真的拿陈祥怎么样。
    他毕竟是想要在这一行混的,他要是真把陈祥吃回扣的事情传出去,以后谁还敢和他打交道?
    这么做,属于自掘坟墓。
    况且,就算回扣的事情说出去了,也不见得能奈何陈祥。
    所以,他之前也只是要挟一下而已。
    那现在该怎么办?
    田聪坐在车子里,呆愣了好一会儿,让他只觉得眼前一片黑暗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剧组这一边,没人知道田聪的境况,也没人在意
    主要是张若因他们不愿意多想,被骗了那么多订金,一想起来就心疼的。
    所以他们根本不知道,唐亚文离开以后随便和鸿天老板提了一句,就把田聪给收拾了。
    让他们觉得高兴和振奋的是第二天一大早,唐亚文答应他们的设备和道具,就顺顺利利的运了过来。
    “太谢谢老唐……哦不,太谢谢唐大哥了,幸亏有他,我么的麻烦事才这么快解决,下回一定要请他好好的吃一顿酒。”
    张若因看着那些设备和道具,都喜不自胜起来。
    剧组里人手不够,道具和设备来了,大家都来帮忙,邱鸣这个壮汉当然也不能干看着。
    看见大家乱糟糟的场面,邱鸣随口问张若因:“张大哥,你的拍摄计划呢?要不我们按照拍摄计划先把不用东西收到屋子里去,免得弄坏了。”
    张若因怔了一怔:“拍摄计划?”
    邱鸣一看张若因这个表现,心里突然有股子不好的预感。
    果然——
    下一刻,张若因笑着说:“我一向没有拍摄计划的,反正就是按照剧本来走就是了,这样很方便。”
    很方便……
    邱鸣看着张若因,突然又有种自己“瞎了眼睛看错人”的感觉——这人不靠谱!这个剧组也不靠谱!

章节目录

免费都市小说推荐: 五年后,两个幼崽带她虐翻财阀集团 我的武功全球流行 重生2008 四合院:退休生涯 薄情赘婿 我在1988望父成龙 八零团宠:炮灰真千金离婚做首富 跪求老祖宗好好做人 德云:从宣传不退票服务宗旨开始 陈远陆萧然